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江西做眼睛近视手术好吗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7 08:20:47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江西做眼睛近视手术好吗,南昌准分子手术后遗症,抚州治疗近视眼最好医院,江西南昌眼科医院角膜移植,南昌飞秒激光手术并发症,南昌孩子近视咋办,南昌怎样治好近视眼

中国已经失传的文物:曜变天目茶碗

藤田美术馆展出的《柴门新月图》,它是现存最早的诗画轴。

  中国已经失传的文物:曜变天目茶碗

  藤田美术馆展出的《柴门新月图》,它是现存最早的诗画轴。

  最近,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举办了一场大型拍卖:《宗器宝绘——藤田美术馆藏中国古代艺术珍品》。与众不同的是,这场拍卖会,参拍文物全部来自日本大阪藤田美术馆。这也使得藤田美术馆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。

  实际上,在日本,藤田美术馆规模比较小,而且是座有六十年历史的老建筑,但藤田美术馆却收藏了颇多世所罕见的珍贵文物,现在日本各地博物馆还有很多珍贵文物号称是藤田美术馆的旧藏。

  而此次拍卖,正是藤田美术馆为了筹款重建新馆舍。因此在修缮之前,藤田美术馆举办了最后一次大特展(截至2017年6月11日),分两批展出九件日本“国宝”级文物,这些文物中,不仅有来自中国的曜变天目茶碗等珍贵文物,还有一些文物与中国文化有着深厚的渊源。

  《六龙图》曾被乾隆皇帝收藏

  2017年3月15日,纽约佳士得举办《宗器宝绘——藤田美术馆藏中国古代艺术珍品》拍卖会,拍卖的东西不多,但是动静极大,参拍文物一共31件,全部来自日本大阪藤田美术馆,成交总额也达到两亿六千多万美元,大约相当于十八亿人民币,价格之高,令人震惊。全场最高价拍品是南宋墨龙名家陈容的《六龙图》,拍价4896万美元,折合人民币3.4亿。这幅画是否是陈容本人所绘,尚有争议,但是曾经由乾隆皇帝收藏,是确定无疑的皇家古物,价格高昂,尚在情理之中。此外商代青铜器也十分惹眼,此前商周青铜器的公开拍卖从未有人民币过亿的情况出现,这次一下子卖了四件价格过亿的青铜器。

  此次拍卖成交金额之巨,一下子刺激了中国的古董市场,让各界议论纷纷。一种声音认为,这次拍卖金额过高,且都集中于几件高古重器上,不利于文物市场的长期稳定发展。还有人认为,这次拍卖买方不团结,导致恶性竞价,把几件预估价数百万美元的东西炒翻了好几倍,花了大笔冤枉钱。不管如何,无法否认的是,这次拍卖极大提高了中国文物在国际拍卖市场上的地位,中国的顶级文物可以和西方文物在价格上相提并论了。

  在拍卖结束之后,很多人都想知道,这家藤田美术馆是何方神圣,怎么能一次性拿出这么多稀世珍宝?抱着这个疑问,笔者来到了位于日本大阪京桥的藤田美术馆,做了一次探访。

  相比于日本众多规模宏大的美术馆而言,藤田美术馆规模比较小,是个两层小楼,而且是个有六十年历史的老建筑,各种设施都已严重老化。藤田美术馆给很多游客留下的印象是冬天冷,夏天热,馆内的陈设展柜也相当古旧,在这种情况下,拍卖一些古董,筹款重建新馆舍,给文物和员工以更好的条件,是情理之中的选择。只是这次拍卖所得明显比事先预计的要多,看来新馆的条件要上不止一层楼了。

  藤田美术馆能有丰厚的文物家底,其根源来自于明治时代的大企业家藤田传三郎(又名藤田香雪,1841年—1912年)。藤田传三郎是山口县荻市人,是一家酿酒店老板的第四子。他生活在变化剧烈的幕末明治时代(十九世纪中期至十九世纪末期),那是个敢闯敢拼者能打出一片天地的时代,藤田传三郎以过人的眼界,在明治初年就投身于各种大型建设项目之中,比如琵琶湖的疏水、冈山县儿岛湾干拓、秋田县小坂矿山开发等,此外他的生意还涉及铁道、电力、新闻等,为日本的近代化改造做了大量基础工作。由于成绩卓著,他被选为大阪商法会议所第二代会长,是大阪财经界的领袖。

  藤田美术馆收藏五千多件珍贵文物

  虽然是个实业家,但藤田传三郎自幼就对古代文化情有独钟,尤其对茶道非常精通。日本茶道是南宋寺院茶道和日本战国文化的结合物,中国唐宋时期的茶道不光是喝茶,还包括了饮食、园艺、建筑、花木、书画、陶器、漆器、礼仪等诸多方面,是社会文化的一个缩影,所以才是“道”。中国的茶道在明代之后被政府禁止,于是只剩下了茶叶、水和紫砂壶等寥寥数样,不再是成规模的文化体系了,但在日本还是。所以日本人对茶道的欣赏,一直延伸到文物上,比如陶瓷、书画、漆器、雕塑、青铜器等,都是茶道家爱玩之物。所以藤田传三郎是茶道名人的同时,也是一个大收藏家。

  在藤田传三郎的《藤田翁言行录》里,记载了他对于文物的超前见解。在明治时代,日本文化激烈变革,出现了类似于“文革”的“废佛毁释”运动,很多寺院古物被毁或者散失,以前封建贵族家留存的宝物也纷纷被拿出来贩卖。而藤田认为,随着社会秩序的整顿,文物制度也迟早要建立起来,美术志向和国家财富的增长是同步的,所以在这个建设阶段,必须要大量投资,防止国宝的散佚,不然将来会追悔莫及的。

  藤田传三郎是一代财阀,所以他买文物从来不看价格,每天古董商带来很多东西,在他面前一字排开,他不问价,更不砍价,只有“要”和“不要”两种回答。这种豪气让大量珍贵文物流入藤田的库房。藤田的眼界极高,判断精准,所以藤田家的收藏一直以质量过人闻名。日本的文化界自唐代以来,就以收集中国文物为追求,收藏“唐物”一直都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,所以很多珍贵的唐宋孤品都在日本得以保留,在中国反而失传了。日本茶道尤其以使用宋代茶具为风雅的标志,在这个文化背景下,藤田也大量收藏中国文物,特别是在国际古董商山中商会那里,收购了很多。像这次拍卖的陈容《六龙图》,原来是恭亲王府的旧藏,恭亲王溥伟为了帮助末代皇帝溥仪,向山中商会出售了很多王府收藏,然后山中商会再将之转卖给藤田。

  藤田家在藤田传三郎去世之后,为了维持家业,曾经三次大规模地出售文物,所以现在日本各地博物馆还有很多珍贵文物号称是藤田家的旧藏。1945年,大阪遭受盟军空袭,藤田家的建筑物大部分被炸毁,但是收藏了五千多件珍贵文物的艺术品库房奇迹般地幸存下来,成了现在藤田美术馆的基础。藤田美术馆于1954年对外开放,馆藏有九件珍贵国宝和大量重要文化财产,是日本关西地区最重要的美术馆之一。

  近年以来,由于经营困难和馆舍陈旧,藤田美术馆决定拍卖一部分文物。日本法律禁止买卖国宝和重要文化财产,但是对于近代收集的中国文物则没有太多限制,于是成就了这次让文化界惊叹的拍卖。在拍卖完成之后,藤田美术馆将要进入为期数年的馆舍维修期,在此之前,为答谢各界观众,馆内举办了最后一次大特展《The Collection》(3月4日至6月11日),分两批展出九件国宝。

  曜变天目茶碗工艺已失传

  笔者所见的,是展览的上期,共有七件国宝文物在展厅里济济一堂,可谓是难得一见的景象。在这七件国宝里,最珍贵的莫过于曜变天目茶碗了。这个碗是南宋茶道的至宝,明代以后茶道废止,才卖到了日本,被当作国宝世代流传。早在六百年前的室町幕府时代,日本最高统治者足利将军,就把曜变天目当作最珍贵的宝物。日本现在有三件国宝级的曜变天目茶碗,藤田美术馆的这只,最早可以追溯到四百多年前江户时代日本的统治者德川家康,后来传给水户德川家的德川赖房。1918年,藤田家以5万日元的价格收购了这只茶碗。5万日元在今天只有三千多块人民币,但是在一百年前,一日元相当于750毫克黄金,也就是说,这只茶碗是用37.5公斤的黄金换来的。这个茶碗现在是不能买卖的,所以无法估价,但可以确定的是,它比陈容的《六龙图》要珍贵多了。

  这只曜变天目茶碗,宽12.3厘米,高6.8厘米,产于福建的建阳窑,是宋人用来喝抹茶的茶盏。茶碗颜色黝黑,碗内有一个个油滴光圈,在油滴之间,有一片片蓝色的光斑,如果转着看的话,会看到碗内闪烁的光芒会变幻颜色,显得越发神秘。碗内黑釉的底色,仿佛就是宇宙太空的颜色,而一片蓝色的光斑,仿佛是天际的银河,周围一个个光圈,仿佛是小小的星系,它们在碗内闪耀着魅人的光辉。这种碗在中国已经失传,2008年,在南宋皇宫遗址出土过一个残片。曜变天目在烧制工艺上特别困难,因为窑内温度要达到1300度,且只能允许10至20度的变化,在高温冷却的后期阶段里,温度突然升高后迅速下降,让釉内铁结晶快速融化再冷却,周围出现薄膜,形成曜变的效果。这种工艺太过困难,刻意烧造的成功率也只有十万分之一,说它极其珍贵,并非是一句空话。

  除了曜变天目之外,另外展示的六件日本国宝,各有千秋,虽然都是日本制造,但都和中国有深刻的文化联系。比如说年代最早的大般若经,是公元8世纪的奈良写经,从药师寺传来,一共有387卷,是典型的唐代风格写经,上面写着“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”,和敦煌出土的唐代经卷高度相似,书写精细,保存得也好。说到玄奘,不能不说日本绘卷史上的传奇作品《玄奘三藏绘卷》。这幅作品据推测,是14世纪日本著名画师高阶隆兼的作品,全本12卷,长达一百多米,完整地展示了唐三藏从出生到往生全部事迹,堪称是辉煌壮丽之极,是世界艺术史上的名作。唐三藏的法脉“法相宗”在中国早年中断,但是在日本兴福寺还有传承。这幅绘卷以前是兴福寺大乘院秘不示人的宝物,只有每次新门主继任的时候,才能打开一次,欣赏祖师的风范。

  另一支在中国断绝法脉而在日本留下的,是唐代密教真言宗。藤田美术馆收藏了1136年绘制的两幅《大经感得图》,其中一幅描绘的是唐代密教国师善无畏和《大日经》的故事。画面上唐风宛然,一座高塔古韵十足,一看就是高古才有的作品。这两幅古画来自于奈良内山永久寺,1870年代,由于毁佛运动,古寺被毁,只有这两幅大画被藤田传三郎保护了下来,作为珍宝留到了今天。


来源:南昌普瑞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李帅    编辑:王重    责任编辑:王明浪